分享到:

深圳货柜车拖挂婴儿致死案 到底是谁的错

深圳交通事故律师网   2011年07月12日 22:43   留言»  
 
  

   沸沸扬扬的香港货柜车拖挂婴儿逃逸案并未随着司机被批捕而结束。当人们对司机究竟是否该承担故意杀人罪名而保持热切关注的时候,冷静的读者开始反思一个被忽略的细节:假使当时孩子的母亲选择走了人行道,一切会否发生?假使人行道设计合理,没有那个陡坡,孩子的母亲是否还会走机动车道?这起肇事逃逸案中,所有的责任是否都归咎于香港司机?如何让悲剧不再重演?这起极端的肇事逃逸案背后,许多问题都值得深深反思。

 

被忽略的行人违章
  香港司机梁冠彪拖挂婴儿逃逸,最终酿成了两个家庭的悲剧。小孟麟的父母失去了可爱的孩子,而梁冠彪也毁掉了自己的家庭。当人们逐渐走出悲痛的情绪之后,一个沉重的话题再次被引发。而这个话题,恰恰是在众多交通肇事逃逸案背后,被隐藏的行人违章问题。

  从法律的角度而言,无论孩子母亲当时是否存在交通违法行为,无碍于责任的最终认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责任。而这样一条法律的制定,也让众多的交通肇事逃逸案背后的行人违章问题被忽略。法律判定无责,是否就真的没有过错?在深圳频频发生的交通肇事逃逸案背后,难道所有的责任都应该归咎于司机的道德问题?

  “在许多逃逸案定责之后,行人违章的问题被掩盖了。”深圳市交警局侦查大队大队长张坚指出,在交通肇事逃逸案发生后,根据法律规定司机承担全责,很少人关心行人的责任。“如果行人不乱穿马路,可能这些事故就不会发生了。而不发生事故,也不会有后来的逃逸。”张坚表示,从香港货车肇事逃逸案来看,如果当时司机不逃逸,婴儿没有受伤,那么孩子母亲要负的责任可能很大。而随后的赔偿问题,也将按照责任划分来承担。“即便是现在司机被抓了,家属得到怎样的赔偿,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了。”

  张坚分析,在交通肇事逃逸案中,大部分都是车撞人的逃逸案。因为车撞人后容易跑,而多数被撞的都是行人、单车或者电动车、摩托车。假使是车撞车,可能因为碰撞严重,逃逸的难度大。而在这些交通事故中,逃逸的司机抱怨很少,因为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反而是一些没有跑的司机抱怨,认为行人违章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行人违章在交通肇事逃逸事故中也占了很大的比例。从保护自己安全的角度来说,尤其是对未成年人而言,监护人更加应该注意保护。”

  深圳市交警局一位不愿具名的民警表示,在这起悲剧中,作为孩子的监护人也有一定的责任,不能将所有的罪责都归咎于司机本人。“如果我们不在这方面好好反思,仅仅是单一的同情,那么这样的悲剧还会上演。”

行人违章是事故诱因之一
  行人违章一直是深圳城市交通管理的一大短板,香港货柜车司机曾经提出在深圳要“三防”,除了防警察和防撞车党外,最需要防范的就是过马路的“敢死队”。而香港司机所要防范的也恰恰是深圳城市交通安全的一大隐患。

  2008年12月21日至2009年12月20日,深圳共发生统计上报道路交通事故1945起,事故共造成605人死亡、207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286.57万元。而特区外的事故发生量仍然高于特区内。对此,深圳市交警局事故科副科长罗宏伟曾分析,“特区外的交通环境基础差、交通参与者的安全意识不高,是事故多发的主要原因。”

  另有数据显示,小型客车、两轮摩托车、货车是主要肇事车辆。在道路交通事故责任方中,机动车占52.93%,行人占13.97%,非机动车占11.14%。其中行人占主责的仅次于机动车排在第二位。而行人与非机动车责任的累计相加,达到了25%。

  在交警部门对交通违法行为造成死亡事故的分析中,虽然机动车驾驶员违法行为是造成道路交通死亡事故的主要原因,但其中机动车驾驶人操作不当、妨碍安全行车行为、不按规定让行、行人违法穿行车行道分别是交通事故主要诱因。

  有分析指出,中国交通事故死亡率之所以高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国外的交通事故多数是在车与车之间,而中国车撞人的情况却非常多。有数据显示,汽车时速20公里,把人撞死的几率是10%,40公里时超过30%,60公里时超过90%,80公里时达到100%。

  一组数据显示,在中国造成人员死亡的交通事故中,由于行人本身违规造成的占80%,而由于车辆违章和道路原因导致出现死亡情况的交通事故只占百分之几。

  2008年,深圳市交警部门曾展开了针对行人与非机动车违章的整治行动,但是因为缺乏处罚手段,效果并不十分明显。来自交警部门的数据显示,2007年度,深圳共发生涉及行人的交通事故1420起。这些事故,多数是因为行人横穿马路造成的。事故共造成352人死亡,1403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672.16万元。此类现象关外比关内更为严重。

行人违章处罚需要智慧
  深圳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彭勃博士认为,西方一位著名法学学者曾指出,法律有三项价值,一是公平正义;二是合目的性;三是安全。这三个价值的排序并非永远相同。在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的制定中,合目的性被放在了第一位,对机动车与行人之间的强势与弱势进行了明确。虽然机动车具有很强的杀伤力,但是法律的核心价值观实际上还是公平。

  在行人违章引发的交通事故中,最核心的问题是双方都有责任,只是大小不同。抛开司机肇事逃逸涉嫌间接故意杀人的问题,在这起交通事故中,如果过失比例都一边倒向司机,不遵照人人平等的公平原则基础,那么就会造成客观上的不公平。我们的法律制定中,更多的是对机动车负全责的追究,但是没有对行人走机动车道的行为形成一种警示。这就造成法律过多考虑了对主要责任人的处罚,而对其他人的教育引导不够。“而如果我们不对这方面进行反思,行人与机动车不能同时做到遵守法律,那么同样的悲剧还会上演。”

  “这实际上是一种责任的转嫁,实际上这样的事件背后与整个法治的环境有关。”彭勃说,目前,我们的法律对于机动车的违法行为处罚很严,因为可以通过车辆年审等程序来进行制约。同时,机动车驾驶人通常有能力支付罚款。而对于行人交通违法的经济处罚则缺乏手段。“他不交你也没办法。”而这种处罚手段的缺乏,造成了行人违章的肆无忌惮。

  彭勃认为,实际上,单一依靠经济处罚来解决问题的方法简单,但模糊了法律对于安全的保护。对于不同的人群,其利益点也不同。对于一个富翁而言,闯红灯可能罚款一万元也能承担,但是他们可能最担心的是自己的时间。以香港谢霆锋的交通肇事处罚为例,香港警方对其实施了参加社会服务的处罚。对行人交通违法也是如此。“罚款可能他们不交,或者交不出,但是可否考虑通过让其参与公益服务等手段来进行处罚?”

人行道不人性化是诱因
  事发之后,也有网友对婴儿母亲为何不走人行道提出了质疑,然而家属的一句“再走一次还会选择机动车道”引发人们的思考。南都记者在现场调查中发现,在事发之后,仍有不少行人选择穿行在非常危险的机动车道上。其中焦点问题在于,人行道的坡陡设计不够人性化。在事发地点,记者遇到了一位推着婴儿车走在机动车道上的唐婆婆,老人家也抱怨,人行道的台阶太陡,推婴儿车根本上不去,走机动车道也是没办法。

  事件的第一现场,龙岗区布沙路锦航宾馆路段,人行道与机动车道之间被一道铁栅栏隔开。然而由于事发现场的人行道高低不平,有一处很陡的台阶。20岁的黎云推着孩子选择走在了机动车道上。尽管她十分清楚可能存在的危险,然而这种危险最终不幸成为了事实。

  “受害者家属的话值得我们反思,假使人行道设计更加人性化,这个悲剧或许可以避免,而人行道设计的不合理是导致事故的诱因之一。”彭勃认为,在西方国家,一直提倡一个无障碍通行的原则,也就是对于残疾人、老年人等,提供一个安全健康与方便的出行条件。“虽然这起案件看似是一起个案,也有偶然性,假使将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个人身上,这并不公平。我们的政府也要在这起事件中好好地反思,怎样让我们的交通设施更加人性化。”

  ◎在中国造成人员死亡的交通事故中,由于行人本身违规 造 成 的 占80%,而由于车辆违章和道路原因导致出现死亡情况的交通事故只占百分之几。

———据交警部门数据
  ◎而如果我们不对行人违章进行反思,行人与机动车不能同时做到遵守法律,那么同样的悲剧还会上演。

  ◎我们的政府也要在这起事件中好好地反思,怎样让我们的交通设施更加人性化。

  ———深圳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彭勃博士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

业务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