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交通事故认定书在处理交通事故案件中的运用

深圳交通事故律师网   2012年03月15日 20:06   留言»  

在处理交通事故案件中,几乎每一起案件都会在卷宗中看到交通事故认定书,但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性质及在案件中的地位和作用到底如何,包括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如何作为证据使用,司法机关能否推翻交通事故认定书等,却少有人关注。目前我国司法实践中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

一、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界定为客观书证

书证是指以其所载文字、符号、图案表达出的思想内容来证明案件事实的书面材料或其它材料。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依据国家行政权,对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应当承担的责任所做出的确认文书。它是以其内容来证明案件情况的,从行为性质来看,对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属于行政确认,交通事故认定书属于确认文书,从文书形式上来看,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做出的并且加盖了交通管理部门交通事故处理专用章,符合公文书证的要求,从救济途径来看,交通事故认定书经行政复议、复核后,可以撤销。这些都符合书证的特点。

二、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属归属于鉴定结论

理由是交通事故认定书旨在解决交通事故案件中各方当事人在事故中的责任这一专门性问题。所谓鉴定结论是鉴定人根据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指派、聘请,运用自己的专门知识和技能对案件中需要解决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定后所做的结论进行判断。事实上,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交通事故认定书在处理交通事故案件中也确实是发挥着鉴定结论的作用。

除此之外,还有三种少数观点:1、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通过对现场的勘验、技术分析和有关检验、鉴定结论所出具的法律文书。属于勘验、现场笔录;2、交通事故认定书是交通警察对道路交通事故现场观察所得,属于警察的书面证言;3、公安机关对交通事故划分责任,性质上属于一种行政执法行为,交通事故认定书不属于我国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种类中的任何一种,它代表了公安机关对当事人行为的责任评价,而这种评价本身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笔者认为,判断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法律性质,既要考虑有关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法律规定和运用情况,也要考虑我国有关证据和证明的法律规定。

1、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处理交通事故案件的法定依据

长期以来,交通事故认定书一直习惯地称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2004年5月1日,我国新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开始实施,该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其中,有关名称改为“交通事故认定书”。有两点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删掉了“责任”二字,即取消责任认定,改为事故认定。这体现了该法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机制和理念上的变化,也使道路交通事故的处理更加淡化了行政色彩,更多体现出民事侵权责任的特点。二是删掉了“道路”二字。在《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前,交通事故分为道路交通事故与非道路交通事故。后者不属于公安机关做出责任认定的范畴;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后,公安机关对于道路以外的事故也要做出认定。值得注意的是《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的规定还对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性质做了澄清,明确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对于这里所说的处理,一般理解为解决交通事故的各个阶段,即行政执法过程中。也就是说,交通事故认定书既是公安机关自己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也是公安机关对交通事故的责任人做出罚款、拘留、限制驾车人员资格等行政处罚的证据,还是公安机关对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进行调解的证据。对于这里所说的证据,可以理解为一种泛指,不过仍值得商榷-它是公安机关依据交通事故现场做出的某种判断结果,而不是证据本身。

至于在人民检察院公诉的交通肇事罪与人民法院审理类似案件过程中,交通事故认定书能否用于定案,以及用作何种证据,则存在着更大争议。诚然,无论是前述的书证说,还是鉴定结论说均认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人民检察院的控诉证据和人民法院的定案证据,只不过定位角度略有不同。

2、交通事故认定书的作用类似于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

交通事故认定书当然可以用于交通事故案件的公诉与审判。但准确地说,在交通事故案件的司法活动中,依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定案属于一种特殊的证明方法-司法认知。但交通事故认定书本身不是书证、鉴定结论、证人证言及勘验、检查笔录之类的证据。

证据,顾名思义,是指证明案件事实的根据。但是,并不是一切证明案件事实的根据都是证据。证据必然需要具备三个标准,表现为某种客观形式以及查证属实以及来源合法。从这个角度来说,证据用于定案必须接受可采性与证明力规则的检验,即我国所说的三性的判断。然而,交通事故认定书本身无所谓客观性、关联性及合法性问题,也谈不上可采性与证明力规则。它通常包括当事人基本情况、交通事故事实、交通事故成因及当事人的责任认定等内容,属于交通部门根据交通事故现场的各种痕迹物证等证据得出的一种认识或结论。

如果法官在审理交通事故案件中,以交通事故认定书为依据,对案件事实做出了一个判断,这其中实际上至少包含着两次判断过程。第一次是交通警察的认定,第二次是法官的认定。后者是以前者为基础的。这就相当于在关联诉讼中,如果在先审结的案件中,法院已经做出了一个生效判决,其中,对案件事实做出了确定;那么,在后审理的案件中法院可以依据已为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事实直接裁判,而无需当事人举证。既然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做出的发生法律效力的行政决定,其中对有关交通

事故的事实已经做出了确定,那么,法官完全有理由借助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有关事实,进行司法裁判。

这一做法完全可以归结为一种新型的司法认知。因为,公安机关是处理交通事故的法定机关,交通警察具有判断交通事故的专业能力。在通常情况下,交通事故认定书对交通事故的判断不会出错,换言之,交通事故认定书所认定的案件事实可以归入“既决事实”之列。法官可依职权进行司法认知。这样处理交通事故案件将极大提高诉讼效率,降低诉讼成本。

3、司法机关对于交通事故认定书可以援引,也可以推翻

从国际惯例和法律学理上讲,司法认知并不是不可以反驳的,各方当事人既可以举证证明司法认知不当,法院也可以主动进行审查推翻。当然,推翻司法认知的关键是否违反了司法认知的专门规则。这就很好的解决了将交通事故认定书视为鉴定结论、书证等可能遇到的障碍,而不必牵强附会的考察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可受性与证明力问题,即该材料是否满足合法性、关联性、客观性等标准。

综上可见,交通事故认定书不是任何一种证据,而通过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案件事实是司法认知,可归为非证据证明方法的范畴。(许昌县检察院 侯保民)

欢迎您参与咨询:

页面导航

律师团队

热门标签

历史文章

友情链接

业务链接>>